主机游戏的未来

with
本文字数:1.2k 字 | 阅读时长 ≈ 4 min


最近一段游戏界大事很多,从软件到硬件,不管是从一月到四月接连不断的新作热潮,还是最近频繁出现的各种关于硬件的未来的新闻及讨论,再加上由一些游戏引申出的一些辩论,看似是一些没有关系的事情,但是这些事情往深入了去说,好像又都触及到了一个很严肃的话题:主机游戏的未来在何方?

这个话题实在是太大,我也不敢在此做出什么有见地的预测,只不过是整理一下有意思的思路而已。起源是今天在 GameIndustry 上看到的顽皮狗前创意总监 Amy Hennig 的关于云游戏的一些看法,感觉颇值得一读。

Amy Hennig 说目前以 Google Stadia 为代表的云游戏,或者说 Streaming 类游戏,只不过是 invisible console,并没有随着媒介的进化,带来全新的内容。我个人是很认同这样的看法的。Stadia 的发布会上,重点在于谷歌以一个科技巨头的体量,在全世界假设了多少服务器,能够提供如何高质量的云游戏体验,但是偏偏作为一个“游戏机”发布会上最应该着墨的游戏阵容部分,少得可怜。唯一一个拿得出手的 3A 游戏,还是已经发售的并且已经云游戏化了的《刺客信条 奥德赛》。

当然,谷歌毕竟是这个战场中的新玩家,花大力气优化云游戏的游戏体验当然无可厚非。不过 Stadia 的问题应该不止于只有《奥德赛》,要是上面还有 GTA,有 RDR2,有我们熟悉的那些第三方 3A 游戏,就够了吗?

当然不够,因为 Stadia 不应该只是想做一个 Amy Hennig 口中的 invisible console。如果云游戏还是只能吸引原本就愿意花钱买主机买游戏的那群人,那么它就真的只是把主机变得看不到了而已,仅此而已。游戏玩家应该比其他群体更加清楚,一个平台存亡的关键,应该是内容。当平台本身进化的时候,内容如果跟不上,那么平台也就没有多大的意义,尤其是对于游戏机这种专门设备而言。

所以在 Amy 看来,游戏开发者们需要去探求适合全新的 streaming 体验的游戏形式,她甚至已经不再称之为游戏,而是称之为一种实时互动娱乐,她多次提到了《黑镜:潘达斯奈基》。于是,开发者们应该重新考虑现有的游戏形式和吸引用户的方式,到了这里,这件事就被和之前关于《只狼》难度的讨论联系上了。

不过 Amy 的愿景也有值得讨论之处。也并非什么新颖的观点,首先就是游戏是不是应该变得越来越简单,而去“讨好”所谓的轻度用户。这种问题大概永远都没有答案,两方都有自己的理由,也都有能支持自己的证据。数百美元的主机,数十美元的游戏,再加上十多个按键的复杂手柄和操作方式,这样的游戏到底要不要改变自己去吸引所谓的轻度玩家呢?

其次就是,内容的演化是不是真的能够赶上平台演化的速度。虽然 Stadia 还前途未卜,云游戏整个概念要多久能成为现实也是个不太好说的问题,到底是几年内真的能够落地,还是成为我们这一代人可能都无法看到的有生之年系列,现在也不好妄加判断。假设,云游戏真的会在未来的几年内成为主流,那就真的如 Amy 所言,游戏的平台产生了巨大的进化,甚至是一个革命性的变革,那么内容也需要跟上。而且,需要服务更多的受众。然而,内容的演化速度真的能够跟得上平台或者说工具的演化速度吗?恐怕很难。

似乎面对主机游戏的未来,第一次,巨头们都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答案,下一个世代,也许我们能看到各家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的演进,领先者求稳,落后者求变,有另辟蹊径的老厂,有加入战局的新厂,云游戏、订阅制,一个个新概念出现,到底能否行得通,还要看各家怎么打好自己手上的牌了。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,作为玩家,应该会感到幸福吧。